当前位置:神彩网 > 石柳乡 >

10岁少女自述:因脑膜炎瘫痪2年我渴望重新站起来…

  我叫小宇,家住彭水石柳乡,今年10岁半,同龄的小朋友此时正在读四年级,而我已经瘫痪两年;行走跑跳、说话吃饭这些易如反掌的小事,对于我,却是需要漫长痛苦的康复治疗才能重新掌握。这一切,还得从那场突如其来的疾病开始说起。

  两年前,我刚上二年级,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,父母兄长疼爱,年幼的我在无忧无虑长大。虽然家里清贫是村里的建档贫困户,妈妈在家务农,爸爸身体不好,不能做重活,只能打零工;哥哥开始上大学,为了不增加家里负担,所有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靠他自己兼职挣来的,他可真是我学习的榜样。我喜欢学习,成绩也常常名列前茅,我希望有一天能像哥哥一样考上大学,也能到外面的世界看看。

  一天,我和爸爸妈妈一起外出,在车上,我突然高热且呕吐不止,爸爸妈妈以为我感冒了;两天后,我开始出现意识不清、全身抽搐的情况,爸爸妈妈害怕极了,急忙把我送到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治疗,医生检查后告知我们,我患了极重型流行性乙型脑炎。

  从此,我丢了无忧无虑的童年,远离了校园,没有了一起玩耍的小伙伴;困在小小的病床上,陪伴我的只有医生和药物,以及家人无尽的泪水和悔叹。

  听医生说,治病需要10万左右的手术费,可是我们这个贫困的家庭怎么拿出来呀!妈妈到处去求亲戚借钱,东拼西凑集够了钱。2个月后,这10万便用完了,也终究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,然而疾病却并有离开我,重型脑炎带来的后遗症让我仍昏迷不醒、不能活动、不能说话、大小便失禁。原本渴望自己快点长大为爸爸妈妈分忧,没想到小小的我却成了一家人最重的负担。

  后续还需要很多康复治疗,已经拿不出更多治疗费的爸爸妈妈只好带我从儿童医院出院,开始辗转在永川中医院、三峡妇女儿童医院等地断断续续接受康复治疗。而这些治疗不连续、不系统,我的情况也一直没有好转。

  去年11月,在重庆市社会救助基金会的帮助下,妈妈带着我来到重庆市中西医结合康复医院接受系统性的康复治疗。在这10个多月的时间里,每天妈妈都会提前来到治疗室,仔细配合医生叔叔的治疗,记下康复锻炼的要点,一刻不落地为我做训练。

  慢慢地,我的神智逐渐清楚,左上肢能小范围活动,由于我的脑炎病情严重,康复治疗恢复很慢;一些症状较轻的小病友恢复比我快,让妈妈很担心、着急。妈妈常常自责,当初没有及时送我去治疗,两年来,妈妈无微不至地照顾我,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我身上,我甚至都没有长过褥疮。

  我好怀念自己没有生病的时候呀,自由奔跑、快乐大笑。我也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配合着医生叔叔的治疗,总有一天,我能够站立、行走,洗脸、洗手,可以简单发音,能咀嚼吞咽。

  妈妈还有一个小秘密,虽然康复治疗的费用不多,但是家里确实是拿不出钱来,她常常夜不能寐,思索着能再向谁借些钱,只为能让我在医院里多接受治疗。

  重庆市社会救助基金会的阿姨们知道我的情况后,帮助妈妈在基金会开设了医疗众筹,到今天已经凑集了7000多元了。我是不幸的,我也是幸运的,感谢每一位伸出援手的好心人,也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叔叔阿姨们可以帮帮我,帮助我从病床上站起来,帮助我到外面看看这精彩的世界。

  出行更便捷 重庆运用大数据分析优化公交线路重庆积极推动城市交通转型升级,并运用大数据分析开设调整公交线路,方便市民出行。…【详细】

  重庆万盛实施城乡公交全程1元“一票制”,全区域内坐公交车,不管远近,票价一律1元…

  17日,2018第十五届中国武隆国际山地户外运动公开赛(2018中国山地户外运动系列赛)在重庆武隆开赛。罗嘉/摄2018第十五届中国武隆国际山地户外运动公开赛(2018中国山地户外运动系列赛)在重庆武隆开赛…

http://6amplayers.com/shiliuxiang/142.html
点击次数:??更新时间2019-03-20??【打印此页】??【关闭
  • 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  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在线交流 
客服咨询
【我们的专业】
【效果的保证】
【百度百科】
【因为有我】
【所以精彩】